欢迎光临重庆教育机构!
注册 登录
热门搜索:学前教育 高考教育 大学教育 考研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教育焦点 » 正文

在线教育行业大裁员:房子刚租好,工作却没了...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1-06-04  浏览次数:285
核心提示:  近两个月,在线教育行业可以说是暗流涌动。  从三、四月份开始,不管是行业的领头羊,还是后来的入局者,都不约而同地陷入
   近两个月,在线教育行业可以说是暗流涌动。

  从三、四月份开始,不管是行业的领头羊,还是后来的入局者,都不约而同地陷入了业务大调整、员工大裁撤的黑暗之中。

  如果说,疫情之下的 2020 年,最疯狂的风口是在线教育的话,那疫情过后的 2021 年,则正在让这个疯狂的风口回归冷静。

  只不过,这个冷静的代价,着实不小。

  

 

  01#

  大批应届生遭毁约

  未尝就业就先“失业”

  毕业季,在线教育行业成了应届毕业生的好去处。

  这个行业需要大量的运营人员,去对接学生、家长、老师、社群等,相比其他行业或岗位,教育行业的运营岗相对来说会门槛稍低,所以企业对用人成本低的应届生,也是十分中意。

  再加上,去年在疫情的影响之下,行业总体发展迅猛,入局者也是络绎不绝,这对于刚进入社会的应届生来说,无疑是赶上时代趋势最近的一班车。

  想象很美好,可现实却让人意想不到。

  5月底,一位来自武汉某高校的应届毕业生告诉记者,在即将入职猿辅导的前两天,突然收到岗位被取消的通知。

  公司给出的理由是,由于政策收紧,临时通知不需要这么多岗位,所以给到所有应届生两个选择:

  1、要么延迟到九月份入职

  2、要么直接转为销售岗位

  得知这个消息后,这位同学整个人是懵的。

  因为不仅岗位被临时取消,更难以接受的是自己为了这份工作,提前做好了体验、租好了房子,把一切都安排妥当,就等着满怀期待地去上班了,结果却被一道晴天霹雳打回现实。

  

 

  像这位同学的情况,并不是个例。

  就在上一周内,几乎有 200 位待入职人员均被告知岗位被取消或者推迟入职时间,公司表示不接受就被视为取消入职。

  就这样,网上出现了一大片因此事错过求职黄金期的谩骂声,可见猿辅导处理方式惹怒了不少人。

  作为应届生,还没正式就业就失业,这确实太打击人了。

  而这,还仅仅只是今年在线教育行业的沧海一粟。

  

 

  

 

  (来源:红星新闻)

  02#

  狂减员、高处罚

  在线教育行业迎来寒冬

  在线教育行业,正在经历一个什么样的阶段?

  我们从调查了不同媒体的相关信息,同时也咨询了身边从事在线教育行业的朋友,从我们收集来的情况来看,比我们得要严重得多。

  这个严重的表现,主要是通过裁员和处罚。

  先说裁员。

  VIPKID

  有报道称,VIPKID内部已于 4 月份启动筹备上市,并伴随着业务和人员调整,“大米网校”直接关停,包括中外教培优在内的部分业务裁员比例高达 50 %。

  4 月以来,VIPKID半个月时间裁员 500 多人;进入 5 月,VIPKID全员群人数跌破 7000 人大关。而去年 10 月,VIPKID创立七周年时,员工人数为 8000 多人。2019年,VIPKID员工人数接近 1.2 万人。

  大力教育

  同样是在 4 月份,据《晚点 LatePost》报道,包括儿童启蒙产品瓜瓜龙、中小学网校清北网校、成人语言产品开言英语、硬件业务大力智能等在内的重点项目,在过去一年里均有至少一次业务线负责人更替,部分项目已有百人离职。

  高途课堂

  5 月下旬,美股上市企业高途宣布放弃“小早启蒙”业务。

  这一步看似战略的调整,直接导致面临失业待入职应届生和正式员工多达近千人。

  在宣布放弃该业务的那场会议上,高途集团创始人、CEO陈向东对员工说,要“迅速地做三件事”:

  一是不做 3 至 6 岁业务,如果还想做,只能选择离开;

  二是内部提供“活水计划”(内部重新竞聘的途径);

  三是如果没有找到合适岗位,就离开高途。

  可以简单地理解为:要么参与“活水计划”,要么离职。

  有圈内人士分析,按照目前的情况,今年暑期全行业岗位裁减可能会超过 10 万个。

  或许有个别企业没有爆发裁员事件,但国家针对在线教育行业的处罚,几乎是打了个遍。

  在一个月前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刚宣布,对“作业帮”和“猿辅导”两家头部机构处以警告和顶格处罚 250 万元后,近期又对新东方、学而思和精锐教育等 13 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了重点检查,分别予以顶格罚款,共计 3150 万元!

  处罚和裁员,头部教辅机构纷纷开始收缩,所传递出来的信号也十分明显:

  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寒冬。

  03#

  资本相遇教育

  监管则永不缺席

  其实,你我都清楚,这个寒冬的到来,是迟早的事情。

  之所以这么说,是现在这些所谓的教育,已经越发像一家家广告公司,为了争斗用户资源不靠自身的质量和口碑,只靠广告的强度和优惠的力度。

  有人可能还记得,发生在今年年初时候的一件丑闻:

  1 月 18 日,猿辅导、作业帮、高途课堂、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平台因打广告而翻车,原因是四家公司都请了同一位老师。

  哦,严谨一点,不应该说是“老师”。

  因为在猿辅导视频中,她说自己“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”;在高途课堂里,她又“教了40年英语”;在清北网校,这位一辈子数学老师兼四十年英语老师,又表示自己是一名专家... ...

  其实,她根本不是什么名师,而只是一名演员!

  

 

  撞脸丑闻发生后舆论哗然,中纪委果断出手,怒斥行业“过于逐利、加重家长焦虑”乱象。

  就这样,史上最强监管风暴就此开启。

  2 月 5 日,监管瞄准教师资质问题:北京市教委下发通知要求在线教育机构核查在职教师信息,确保学科类教师具备教师资格,所有无教师资质人员的在售课程需在2月15日前全部下架。

  3 月两会期间,人大代表们瞄准在线教育乱象开炮,纷纷建议加强对线上教育平台以及各种教育 APP 的监管,规范校外线上线下的培训。

  直到现在,警告、处罚、禁令等手段纷至沓来,在如此大力度的清理下,各大上市教育公司的资本开始四散而逃,市值也一跌再跌。

  这股镇压在线教育风口的风暴,何时结束?

  我们不得而知。

  但太多事实已经告诉人们:资本要进入教育行业,那监管则永远不会缺席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